威胁无处不在

by 北山域名主机 . 0 Comments

餐厅的人不多,所以她一进门便能看见他悠闲地坐在那里,对面的冰妞在大口大口地吃着冰激凌,见她来了之后,雀跃地朝着她用力挥手。

愣在原地足足能有一分钟的時间,她从来都没想象过厉冥禹跟孩子相处是怎样的一幕画面,四年前她痴迷地爱着他,却从来都不了解他,这个人就像是谜一样令人费劲,令人无法去深究他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

阳光落在苏冉的肩头上,洒落着淡淡的斑驳,她眼底的紧张和震惊被厉冥禹看在眼底,薄唇忍不住扯动了一下,她的样子又令他想起四年前,面对他時她似乎永远都透着如同兔子般的小小惊恐,美眸里泛出的点点光亮又如同在拼命挣扎一样,奇怪的是,他明明是讨厌的,可这四年来,午夜梦回時记得的偏偏就是她的这个样子,甚至那一夜她的无助总会時不時窜出来扯动他的心。

那一夜她看上去那么小,像个溺水的孩子,只能双臂紧紧搂着他的颈部,细柔的手指因疼痛而陷入他结实的肩头,她的低泣、她的呻吟、她的娇喘一切一切都交织着出现在他的梦里。

厉冥禹的眼神暗了暗,将身子倚靠在椅背上,看向苏冉的眸光中多了一丝寻味。

苏冉知道,该来的总会来的,像他这种男人应该是睚眦必报的,果然,他虽说还没有向娇兰的店铺下手,但还是开始打扰了她身边的人。

暗自深吸了一口气,顶着他的眸光上前抱住了冰妞,低声说道:“冰妞,我不是曾经告诉过你,不能随便跟陌生人讲话,更不能随便跟着陌生人到处走的吗?怎么不听话呢?”

“我没有到处走哦,是大灰狼说认识苏冉妈咪的,所以我才出来。”冰妞越说越小声,一副很怕苏冉生气的样子。

“大灰狼?”苏冉一愣。

格洛冰朝着厉冥禹一指,“就是他,他刚刚说要带走你,不再让冰妞见到苏冉妈咪了。”

苏冉惊愕地看着对面的男人,虽说小孩子的话有時候会夸张些,但主干事实是不会虚构的,她着实被这句话吓得不轻。

他唇边的笑,高深莫测。

“厉先生,你到底想怎样?”将格洛冰紧紧搂在怀里之后,她看向他,一字一句问道。

厉冥禹沉静的眸光不着痕迹地从她脸上划过,又落在了格洛冰怒瞪他的小脸上,颀长的身子朝前探去,“小丫头,刚刚我们是不是打了个赌,只要我猜中了你爸爸的名字,你以后就不要再叫苏冉妈咪了?”

苏冉的心咯噔一声。

格洛冰的小脸马上转为委屈,憋了憋小嘴,突然“哇”地一声哭了,转身用力地抱着苏冉,“不嘛,苏冉就是妈咪,呜呜。”

“厉先生,你太过分了。”苏冉不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但很显然,这两人相处得并不愉快。

“过分?在我认为,爽约的人才是最过分的。”厉冥禹轻笑地说了句,拿过旁边的杯子,自顾自的倒了杯柳橙汁,却意外地放在苏冉的面前,动作显得是那么顺其自然。

苏冉就知道这个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关键是她真的不知道哪里又招惹他了?她过她的生活,他不是也有他自己的生活吗?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干嘛还要搅在一起?

“喝点柳橙汁压压惊吧,放心,我不会对一个孩子怎么样的,更何况——”厉冥禹唇边一直噙着笑,语气听上去云淡风轻,可,一语中的。“她不是你的亲生女儿,我更没有为难的必要了。”

关键词:小军阀
网  址:www.xiaojunfa.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