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蹩脚不入流的群众演员,他是光芒万丈的晚会主持

by 北山域名主机 . 0 Comments

北京同志会所网简介:北京同志会所(http://www.163cg.org/)秉承“人文、健康、公益、娱乐、互动”的办站宗旨,倡导健康的同志生活,关注同志人群自我认同,网站下设同志资讯,同志文学,同志健康,同志会所,同志交友,同志论坛等栏目。为同志人群提供健康宣传和公益服务,得到了充分的肯定和赞誉,成为北京同志首选和喜爱的网上家园。

我是蹩脚不入流的群众演员,他是光芒万丈的晚会主持

一、平地一声惊雷起  院迎新晚会,这是我第一次见他,我是蹩脚不入流的群众演员,他是光芒万丈的晚会主持。那时候已经接近深秋 因为节目需要我穿了一件黑色T恤在后台上蹿下跳妄图可以给身体一些热量,然后跳着跳着我就看到他了,黑色西装外搭一件骚泡的亮色小马甲显的身板格外挺拔,微翘的臀部修长的双腿,与年纪相衬的皮鞋,就连和女主持调笑的表情都是那么可爱迷人。他好像注意到我在看到,朝这个方向扫了一眼继续对稿子,现在我已经忘记当时自己做了什么可笑的动作,只记得这么冷的天气我硬是燥出一身汗。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呢?就好像你以前一直在幻想但是不存在的人一下子出现在你面前,你甚至见到他的那一刻脑子里就已经开始闪现你们在图书馆一起看书,运动完在阳光下甩甩汗同喝一瓶可乐,上完自习课一起去吃夜宵然后他把你扑倒在小树林狂吻等各种幸福甜蜜等戏码。虽然我不是很想把随后我在台上忘记动作的事情归咎与他,但是事实上就是因为他。

二、纵使相逢应不识   我一向都是一个非常有自知之明的人,我也不会因为这个人是我的天菜,就不顾礼义廉耻,更何况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生活还在继续,大家都在准备期末考试 ,来杭州的第一场雪也在这时候来了。百度好去西湖的路线,挤着公交车就出发了~。我是一个喜欢到处玩的人,对于各种陌生的地方那是过目不忘,并且非常自信自己不是路盲,但是这次我是真心迷路,而且雪越来越大。我们老师有句话晴湖不如雨湖,雨湖不如雪湖。我觉得我还是不要冒进,哪天风和日丽了再来比较好。

回到学校已经挺晚的了,在后门买了最爱鸭脖子准备回宿舍好好睡一觉,然后我就看到迎面走来一对男女,女的眼儿媚水蛇腰好像路面滑的随时要跌到旁边男生怀里一样,虽然米白色风衣把他的身材都挡住了但我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他来,我们对望一眼,果然,他根本不记得我,擦肩而过。不知检点!不管怎样我私心里就觉得这对狗男女是去后门小旅馆开房取暖去了。积雪化水 肮脏的路面让我很烦躁。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时间已经是大三,认识了学校里的几个圈子里的好朋友,有基友也有腐女,平常一起出去,第一次去酒吧啦,第一次见网友啦,第一次和男生恋爱啦, 我应该是在走一个学生GAY的正常路子。我对于BL小说里的故事情节总是很纠结的明知道是虚构却总期盼着它出现。被伤被质疑的时候也只能哀叹自己时运不济 所遇非人。

和他也早在大2竞选学生会主席的时候相识,作为不同学院的候选人都要做一些表面功夫的,最后他无疑问的当上主席,我不喜欢这种场面活搞心机退下来当部长。唯一的收获应该就是让他记住了我这个人并且交换了联系方式。掰弯直男这种事情我是做不来的。

三、柳暗花明又一村   事情的起因是他需要策划一次官方形式出游,来向我询问安排。由于大一那个大雪天的迷路事件,为了一雪前耻我一有空就大景小景大街小巷的乱逛, 更何况是我的天菜问我,当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自此之后我们的聊天互动也渐渐多了起来。

我已经不在是大一的那个小镇里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该做的事情该知道的事情在杭州这个大城市里也被染的差不多了,人也变得圆滑世故。但是心里一些柔软的地方还是会被他不知不觉中触碰到。

那段应该是在校最开心的时光,不用再小心翼翼的跟他聊天,可以假装玩笑去触碰他身上我垂涎已久的任何部位,每天都要互道晚安早安 他会跟我说心事,他说这些事情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人说过。 他说我是他的好基友,然后我问他 你知道好基友是什么吗? 他说就是好朋友啊,特别是像我们两这么好的朋友。那你知道腐女是什么吗?我问。腐女?是腐烂的女人吗? 请百度。有一天看了他写的日志,虽然没有写名字,但我知道那是在描述我,说我是他一想起来就会开心的人。

四、暗哑叱咤变哀吟   突然觉得自己有一种罪恶感,人家是真心待我,我却又不纯洁的想法。而且人家一个直男,跟你暧昧是觉得好玩,干嘛要当真呢。莫名的无奈气愤,我开始疏远他,我在心里跟自己说他是直男碰不得,掰不得,这是为了他好。亦或者是逃避自己会爱上他的想法。他不知道我的情绪,每天依旧短信。那段时间,玩的很疯,喝酒唱K认识了很多圈子里的人,有人追我心里就会不自觉拿出那个大男孩的身影出来比较。

于无声处听惊雷 毕业实习,我早早在外面租了房子搬出来住,工作生活压力大,和学校里人的联系也渐渐少了,对于他的近况也只有人人微博上的图片和文字,偶尔嘘寒问暖一下。他说他要回老家实习了,想见一见我。也是冬天的西湖,他穿着一件黑色羽绒服一见面就笑着说 你老了啊。我把自己的手套分他一只,两个人一手骑车一手插口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嘴巴里呼出的都是白气。 我想给他拍照片,他死活不肯,只给我留下几张背影。

回去之后,他给我来短信,思念一个人,不必天天见,不必互相拥有或相互毁灭,不是朝思暮想,而是一天总想起他几次。听不到他的声音时,会担心他;一个人在外地时,会想念和他一起的时光。 以前 反正是晚上睡觉前说晚安的是你,早上醒来想到的第一个人也是你呐。我突然觉得好辛酸,记得他曾经跟我说 他喜欢我怎么办,我说你是直男不能喜欢我,然后他问除了直男还有什么男,我说的弯的,他说,那弯的能喜欢你吗?

五、花开堪折直须折  毕业季,他回来了,半年,他身边多了很多朋友,我和他的联系也是一直不咸不淡,最不爽就是每次看他人人都有个女生粘着他一起拍照片。我问要接他不?他说不用。我说学校住宿不方便可以来我家?他说不用。我说我请了几个学校里的朋友一起吃饭要不要一起来?他说不用。感觉他在刻意避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虽然是我疏远他,但是他这样让我很不爽。也许一开始就注定这会是我大学唯一的遗憾吧。

注定了就是他有他的生活,有爱他的人,安稳的工作,安定的住所。
注定了就是我一个人的漂泊,背井离乡,活的辛苦,骗与被骗去找圈子里所谓的爱情。(文章来源:http://www.163cg.org/art_dtl.asp?id=539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