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江河湖海里学习游泳”的故事

by 北山域名主机 . 0 Comments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这是毛主席《沁园春·长沙》一词中结尾之句,可谓神来之笔,韵味悠长深远。“文革”初期,我们作为“毛主席的红小兵”,朗读和背诵毛主席语录、毛主席诗词是“必修课”,尽管当时并没有完整、准确地理解毛主席语录、毛主席诗词的博大精深和高深意境,但对许多脍炙人口的名篇、名句还是十分喜欢,经常挂在嘴边的。至于这“到中流击水”一句,之所以至今我们仍念念不忘,除了对毛主席雄才伟略的敬佩和景仰之外,还与我们少儿时期的一段经历密不可分,那就是——游泳。游泳,成为我们这些孩子当时最热衷的一项活动,这不仅因为它是一项深受群众喜爱的体育健身运动,更因为毛主席的身体力行而使它赋予了许多政治色彩和其它方面的内涵。

我们自1963年上小学时开始,就陆续开始学习游泳了。那时候,我们所就读的民主小学,正好地处抚顺市室外游泳池和矿务局室外游泳池之间,往东走二三里路就到了位于西公园(儿童公园)西南角、北台小学东侧的市游泳池,游泳班往西走三四里路就可到达位于“矿工之家”附近的矿务局游泳池。这两家游泳池都是日伪时期修建的,但市游泳池规模更大一些,设施条件更好一些。它根据不同泳客的需要,分成3个不同水深的泳池,游泳其中最浅的泳池是我们小学生最常光顾的地方,这里不仅安全,而且由于水浅,经过阳光照射后,水温就高一些,暖暖的,很舒适。那些在其它泳池游久了的泳客,常常跑到这里泡在温水里休息休息、暖暖身子。

年龄渐渐大一些后,我们也像其他泳客那样,到大池子学习游泳了。这个大池子,游泳池一半是浅水区,一半是深水区,一根挂着“深水区”牌子的铁丝把泳池“拦腰截断”,其实泳池还是一个整体。胆儿大、水性好的同学很快就敢在浅水区和深水区之间自由穿梭遨游了,尽管岸上的救生员明察秋毫,发现年龄太小的孩子游到深水区就使劲儿吹哨子,喝令他们马上回来,并再三警告他们不准到深水区去。最让我们羡慕的是从高高的跳台上往泳池里“跳冰棍儿”的哥哥、叔叔们了,他们天不怕地不怕的胆略和直挺挺凌空跃下的姿势,让我们敬佩不已。还有站在池边往泳池里扎猛子的大哥哥、大姐姐们,也是我们暗羡的对象,看他们一个个地一跃而起,飞身扎入水中,又在远处的水中冒出头来挥臂劈波斩浪,真让我们心动。不过,也有一些不够完美的扎猛子者,由于入水的角度不对,身体平着落入水中,发出一声“啪”的巨响,溅起大朵白色的水花,我们管这叫“拍肚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